什么?你买了房了?在哪?多少钱一平?什么时候买的?一月还多少?

我有一个室友。嗯,我又要开始讲故事了。

半年以前,我搬到一间房子的隔断里。不要问我为什么住隔断,这不是重点,谁问我咬谁。

住隔断其实也很好,因为没有公共区域,大家都待在自己的卧室里扣手机玩电脑,出了门都是行色匆匆,一脸严肃,相互点个头就完了。卫生间与厨房也是轮流使用,你在用的时候我绝不进去。

从上月开始,有间房换了个室友,此君身材发福,脸庞白净无须,满脸笑容,眼睛经常眯成一道缝,颇有几分喜感。

我留意到他主动清扫过道两次,经常主动清理厨房的垃圾,加上他喜感的容貌,觉得这是个比较有意思的人。后来在做饭时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。其实我是比较内向的人,不喜欢主动聊天,就算是主动打招呼,点个头,笑一下什么的,就已经很为难我了。从菜价开始,到工作,到房价,周边的情况什么的。

比如:

“今天做的啥饭?”   “随便炖点青菜。”

“还有肉啊,生活真好,什么肉?”  “鸡胸肉。”

“鸡胸肉多少钱一斤?哪买的?”  “超市,不知道多少钱。我买菜不看钱。”

“鸡胸肉有营养吧。” “嗯,蛋白质含量高。”

“你吃这么多啊,能消化得了不?”  “我饭量大。”

然后我不再说话,把切完的菜收拾起来,腾出案板,躲进卧室。

“哎哎哎,你怎么不做了?”   “不饿了。”

再比如:

“你今天去哪了?”   “出去了。”

“加班?还是出去玩了?”   此时我长了记性,开始反问:“你今天出去了没有?”

“我就呆在屋里,哪也没去。”  “怎么不出去玩呢?” 问出这个问题时,我开始得意,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。

“外面热啊。”    我突然意识到当开始用嘴提问来代替思考时,会拉低自己的智商:胖子怕热,这是一个基本常识。    我沮丧地回复:“哦。”

“诶,你今天去哪了?”      我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,哥们你还掂记着这个问题啊。“我就是出去转了转,也没去哪。”   我要是说去健身房了,是不是又得问我两百个问题才肯罢休?

“出去玩吧,就去远点。比如说去海边。”    “穷。”

“不会吧,你一月工资多少钱?”  “没多少。”

(此处省略转移话题两百句)

“到底多少?有没有一万?”   一股无名怒火开始上升,我告诉自己要忍住,开始面带微笑:“问这个问题没有意义吧,我要还房贷,还首付贷,还信用卡,京东白条,淘宝蚂蚁,房租水电话费开支,哪个月不得七八千块钱?”

“什么?你买了房了?在哪?多少钱一平?什么时候买的?一月还多少?”

我再也不聊了,拨腿就跑,躲回自己的卧室,也不管锅里的菜还架在火上。我把头蒙在被子里,压低声音咒道:“我出去干什么关你毛线啊,非要问东问西,把老子在郊区买的房子给问出来。好好的打个招呼当个好室友不好吗?操。”

同样生活在大城市,有人月薪过万年终奖比工资还多,而我穷到只能买郊区的房子,有必要揭这个伤疤吗? 如果我问比我早四年毕业的你,也有三十好几了吧,同是干IT的,到现在还没有买到房子,没有对象,没结过婚,可能都没有跟女人上过床,我问你心里痛不痛?谁还没有个痛苦,藏在心里就好了,你干嘛要挖这么深呢?如果我把你这些东西挖出来,让你亲口说出来,Are you happy??? (此处附带一张狰狞的脸)

再比如:

“你买的这是啥?”    “压缩饼干。”

“啥?压缩饼干?”  “嗯。”

“是压缩饼干?好吃不?”   “嗯。”

“多少钱一包?有没有十来块?”   “还行。两三块钱一包。”

“两三块?是不是不能干吃,得就着水吃那种?”        我:吐血而卒。

愤怒归愤怒,该反思还是要反思的。遇到这种人,你该怎么办?

这种模式,是不带脑子的连机关枪一样的发问,如果你没有警戒心,认为对方在跟你套近乎,就会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招出来,事后后悔不已,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。

城市这么大,物价这么高,生存如此不易,谁TM心里还没有点小秘密。那些想跟你套近乎的人,统统应该拉出去枪毙三天,枪毙一百次,枪毙一万次。

城市这么大,你总会遇到一些用嘴思考的人。我并没有很介意让你知道,只是不想亲口讲出来而已。你不会自己用脑子想啊,你又不是刚毕业的雏鸟,难道你没有被骗过,没有经历过几次失败,没有打翻过友谊的小船?

难道你不知道,没有不劳而获的事情,想知道别人一条信息,至少要先主动招供自己的一条信息?

话又说回来,遇到这种人,到底应该如何应对?

首先,要用开头两三句话,判断其模式,是否属于用嘴思考。

如果判断属实,要坚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

比如,从对方第三次问开始,就要在心里建立“你有完没完,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”的警惕心,坚决不再回答任何问题,而是以同样的问题来反问对方。如果对方回答了,就再问一句,双方扯平,然后想办法终止聊天。

如果对方在终止时没有明白意图,仍然要继续问问题,你就开启Hard模式,他问你一个,你就开始问他两个,甚至更多。

比如:

“你一月多少工资?”       “你呢?你多少?有没有十三薪?”

“不多,XXXX元吧。(或者其他回答)”   “有没有五险一金?年终奖多少?”

“五险一金都有,年终没有/年终XXXX元。”   “那你们福利怎么样?一年旅游几次?中秋端午发购物券吗?”

对方卒。     你赢了。

赢的感觉就是让他想抽他自己嘴巴子,让他两股战战,拨腿就跑,再见到你如同见到判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TO BE, or NOT TO BE,其实是个伪命题

我有一个朋友,嗯,好像80%的鸡汤都是以这句话开场的,那么我也来鸡汤一回吧。话说,几年前,有个朋友在电信部门做4G业务,突然有一天打电话问我:“我已经有连续几个月的业绩不是很好了,只能拿到基本工资,还要不要继续坚持下去了?”

我反问道:“你觉得这份工作有没有前景?” 小A说,“现在4G刚刚兴起,未来肯定会有前景的。” 后来我便没有再回答对方,也许答案已经很明显了。

这是几年前的事情了,后来小A坚持了几个月,业绩始终不见起色,便转行了。我们也没有再联系,不知道在新的行业做得如何。如果说刚毕业时很少有人不迷茫,可是工作了几年难道就不迷茫了吗?

小B是一个程序员,工作几年后,觉得自己情商太低,于是问一位很有学问的老师,说,“我好迷茫啊。”其实这句话的意思是:“我有个问题,不知该问不该问。”其实他想问的是,要不要从现在的研发岗位转到技术支持岗位,新的工作可能会更锻炼情商,也会让他见到更多的世面,综合素质也许会有所提升。

这位老师想都没有想:“我也很迷茫啊。”小B一时语塞,大家哈哈一笑,这事就这么过去了。

小B 的问题,其实答案也很明显,就像是《外科风云》里面那个漫画家医生楚珺一样,一边是漫画,一边是医学,在面对诱惑时,她也曾动摇过,数次打电话给庄恕,她的指导老师,但每一次都因为吞吞吐吐而没有说出口,最后她发现其实自己更希望成为一名医生。

前两个事件,都是真实发生的,而第三件事,则是电视剧里的情节,结果都是类似的:提问者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只是不能肯定,需要别人帮自己确定一下。

生活中的重要决定,其实大部分都在当时的情况下,内心早就已经有了答案。比如小A,理智的选择就是,再坚持一下,看看自己的极限会不会在市场暴发之后到达,最后发现其实自己并不适合做这一行。而小B的选择,其实也早就决定好了:他是如此热爱编程,让他放弃写代码,还不如杀了他呢。而楚珺也是一位非常用功的实习医生,也许没有庄恕的人格力量,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吧。而她能留下来继续当医生,也是因为有庄恕职业道德的示范作用,让她看到了医生原来是如此伟大的一份工作。

以上是鸡汤部分。不是反对鸡汤,关键是鸡汤要有勺子。

当你有了 To Be, or Not To Be 的提问时,不妨从以下角度展开分析:

1   你真的热爱这份工作吗? 

如果你热爱它,那么就能够克服外在的阻力,去做真正的自己。至少也要尝试着去克服一下,再回来思考。

2  你对未来可能的状态是否有信心?

这里的未来,是市场的发展,以及自己的发展。如果你确信未来会更好,那么,现在的付出,其实就是一种投资。其实大部分人对于工作,是无所谓热爱不热爱的,比如很多人,是因为听说写程序工资比较高,才选择了这个行业。已经工作了几年的,也会因为不满意现在的收入而打算转行写程序,这本无可厚非,关键是要有信心。

而很多人转行程序员失败,原因就是对自己信心不足。刚入门时遇到各种挫折,觉得自己不是干这一行的料,放弃吧,已经学了好几个月,甚至可能交过了一笔高昂的学费,觉得不甘心。那么合理的选择,就是冷静地问问:我对自己在编程方面的学习能力,是否有信心?根据观察,那些抱怨编程太难的人,基本上都最后都放弃了。

3 哪一种生活,才是我想要的?

TO BE THIS,or TO BE THAT,其实都无所谓。意义,别跟我谈什么生活的意义。有个段子,说有个白领,向往农村的生活,于是辞去工作,带着行李去农村过他的田园生活了。然而没过久又回到城市来苦逼地打工,别人问他为什么,此君答:断电,断网,什么都可以忍,唯独蚊子不能忍。

不妨想一想,原本就生活在农村的人怎么能忍下蚊子的呢?肯定有各种方法,比如点蚊香,搭蚊帐,喷杀虫药, 但为何这个城里人就不能忍呢?段子归段子,可能他不能忍的恐怕不是蚊子,而是离开城市的各种不便吧。

所以,哪一种生活,才是你想要的呢?这就是你的答案了。

所以,TO BE, or NOT TO BE,谁的人生不迷茫,哪有这么多问题,根本用不着这么纠结,答案就在你心中。